璨星,直径400余万里,分为五大洲,东部真邑洲,西部柏经洲,北部嵩喾洲,中部泰武洲,南部岱舜洲。

  镇远宗处于岱舜洲中心,是南部最大的宗门。设有事务堂、传法堂、执法堂、外事堂,还有器堂、符堂、阵堂和丹堂。

  丹堂位于镇远宗西侧,背倚长岭山脉。

  辰时差三刻,年少的秦冕快速走在去往丹堂的路上,不断超过零零星星几簇男女。

  他的出现,使得原本比较安静的路上传出各种议论声。

  “真是可惜了秦冕。10岁踏足通窍境,12岁进入通窍境后期,被雷那么打一下,这样的天才竟然泯灭了。”

  “没什么可惜的,夭折的天才比比皆是。能进入通窍境,不一定能进入崇天境,更别说后天境、先天境、脱凡境、元婴境……如果大家都能按体系进阶,这修炼也忒简单了。”

  “他的命很好。有一个元婴老祖,还有一个天才姐姐,给他丹火、丹炉。要是没有他们的照应,哪能来丹堂混日子?学炼丹两年多,还是没能成为丹师,说明天赋也只有这样。”

  “不知道傅火大丹师怎么想的,不但真把他当记名徒弟对待,还给他提供药材……应该是看在他老祖面子上吧。”

  “他的时间不多了。已经满15岁,如果在16岁之前不能变成丹师,或者不能进阶崇天境,即使有元婴老祖和天才姐姐,也必须离开宗门去过凡人生活。也许他老祖或姐姐可以帮他找制符或炼器师傅,但那两样也不简单……有老祖和姐姐的关照,他这一辈子活得应该不会差。”

  “再过半年,我相信我可以成为二级丹师,如果他想出让丹火和丹炉的话,我倾家荡产都要买下。他那丹炉可是货真价实的下品宝器,丹火也是下品丹火,够我快速进阶到大丹师。”

  ……

  后面透着或可怜或同情或恶意的各种议论声,都那么明目张胆、肆无忌惮,声声传入秦冕的耳中,可他连回头看一眼或攥攥拳头的动作都没有,行进的速度还是一样的,但其实,他的心绪有些乱,心脏跳动稍微加快。

  12岁在看守药园时遭遇雷击,五个通窍境弟子只有他存活,但从此无论吸收元石还是服用丹药,都不能开通新的窍穴、连通新的经脉。

  13岁后,见他的修炼还是没有任何进展,姐姐秦芷给他找来丹火、丹炉和几种丹方以及一本炼丹经书,并帮他联系到傅火大丹师那里学炼丹。

  他虽然心中不愿意,但一年时间过去,终是没见奇迹发生,只能接受姐姐的建议,毕竟炼丹也会有出头之日的。

  没想到学炼丹两年多,他炼制药材的纯度最高只有80%,达不到纯度90%的一级丹师水平,在一众丹徒中只能算是中等水平。

  这种议论声从进入丹堂半年后就开始出现,并且愈演愈烈。

  ……不到八个月就16岁了。

  走进丹堂,来到第七炼丹室门外,他拿出玉牌在门口轻轻一划,大门自动开启,一道淡淡的光幕依旧将室内外隔开。这光幕半透明,简单地把门内外环境分开,并不能阻止人的进入。

  对于炼丹环境,傅火大丹师的要求很严。非药材本身携带的尘土和异物,不能有一丝一毫进入,以免对丹药药效造成影响,故而进入炼丹室的人必须给自己除尘。

  他侧身坐到门槛上,从储物戒中拿出一双鞋,把来时穿的那双换下并收入储物戒,然后扭转身体,快速站起进入室内,将光幕抛在身后。

  室内简单的设施呈现在他眼前地面、墙壁整洁如新,室内摆设很简单,可以说是简陋。

  宽两丈、长三丈、高一丈的炼丹室,只在东面靠墙摆放两个硬木货架,西面靠墙摆放着四个圆玉墩。

  每个圆玉墩直径三尺,用于炼丹后的休息。

  两个一模一样的货架,五层、高一丈、厚三尺、长六尺,是宗门炼丹室的标配,都靠西面墙壁摆放着。

  一个上摆放着37个空丹瓶,一个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七种共62株药材。

  空荡荡的房间,犹如他空荡荡的心房。

  深深吸口气,干燥的空气通过鼻腔通过咽喉进入肺部,有种复杂的感受。

  拿出一张吸尘符,用力一掐,然后甩出去,迅速变大,如同甩出一匹三尺宽、四尺长的布。

  抬起腿拍打裤腿,然后拍衣服,又拨拉头发,将可能带来的尘土全部拍起……重复三遍后方才停歇。

  风起,微量的尘土飞扬,全部飞向“布”,被牢牢地吸附住。

  风力越来越小,吸尘符面积也逐渐缩小。

  待只有一尺半宽时,他伸手一挥,吸尘符飞向门外,坠落在门口前大树根部。

  他没由来的轻笑一下。

  连续十二天都落在同一位置,熟能生巧……

  辰时差一刻,两道身影出现在炼丹室门口,笑声伴随而来。

  “哟,这不是我们的天才吗?这么早到,弄得我们没表现的机会了。不过你来得太早,大丹师看不到你的表现,纯粹的白忙乎。”

  “秦师弟,又在看大丹师的经验记录?别看了,看了也没用,还是要多炼。看一千遍,还不如亲自开炉炼十次。”

  盘坐在玉墩上看笔记的秦冕扭头扫了一眼门口,又把视线移回记事本,淡淡地回应一声,“两位师兄早。”

  这两人都是后天境初期,第一个出声的是潘云,另一个叫李戡,都70多岁,感觉修炼上没多少进步,所以申请学炼丹,现在都是傅火大丹师的记名弟子。

  换完鞋后,李戡拿出一张吸尘符把两人身上清理一番,这才往里走。

  李戡来到秦冕身旁,拍拍他的肩,“秦师弟,不要这么刻意。你跟着我们师傅,现在不差见识,差的是练手的机会。你还相当年轻,学炼丹的时间也很短,纯度达不到9成是正常的。”

  潘云和李戡比秦冕早一年半和一年来到丹堂,现在都是一级丹师,只是因为成丹率还只有3成,宗门尚未给他们安排炼丹任务,只能自己找药材练手。他们两个练手的机会比秦冕多一倍还不止,一是他们有120块下品元石的月俸可以购买药材,二是他们境阶超崇天境,可以离开宗门找药材。

  作为通窍境的秦冕,他的月俸则少得可怜,只有10块下品元石;境阶不够,也不能自己离开宗门找药材,要找也只能在宗门范围内寻找。之所以能炼丹,主是姐姐秦芷给他找药材,傅火大丹师偶尔也给他一两株。

  潘云盘腿坐上玉墩,扭头看向秦冕,“大天才,疗伤丹的药材收集得怎样了,我们交流交流?”

  对于他的语气,秦冕没放在心上,边收记事本边回应,“我还差月斛、芝琼、杷莲三种,能交换的只有苦梗和松茸两种。”

  其实,他还有一炉元能丹药材,只是不愿意对他讲罢了。

  潘云“切”一声,“我没有的你没有,我有的你也没有。找你交换,还真浪费表情。”

  接着,他眯眯狭长的眼睛,“秦冕,我倒是可以提供一个药材信息给你,你要不要?”

  秦冕闭着眼睛没有回应,却是有些心动。

  对潘云,他没什么好感。偶尔的几句交流,只是因为同在一个炼丹室而已。

  见他不回应,李戡接过话去,“秦师弟不能出宗门,除非购买信息,自己出去采药的信息就没用了。”

  潘云哼道,“谁让他跟着我们炼丹呢。我告诉你吧,驼背山脊的石林里有月斛。”

  李戡摇头,“那里已经是宗门外围,经常有二级凶兽出没,秦师弟不适合。”

  潘云不屑地说,“作为修士,哪能一点险都不冒的?不过也对,秦冕是天才,老祖是元婴,姐姐是先天境后期天才,不需要冒险,完全可以坐享其成。”

  虽然心态已经锻炼得比较平稳,但这种当面嘲讽的话还是让秦冕心中大怒,正想回击时,看到门口出现一个人影,是傅火大丹师,他连忙站起来走向门口。

  他们两人也赶紧站起来走向门口。

  傅火是脱凡境三重、二级大丹师,他的除尘过程简单多——元气一鼓,所有粉尘离体。

  面对三人的行礼,他微微点头,“今天只炼一炉洗髓丹。接下来五天都不炼丹,有药材的话,你们可以尽情练手。”

  三人都是微微苦笑。

  不愁药材的大丹师,哪能知道小药师的痛苦?

  说话间,他的下品灵器丹炉出现在离地两尺的高度,丹火随之而出,开始烘炉。

  还是精准受控的过程:最难提取的葛蓬最先扔入,其次是第二难的篱瑚和巴蔓……最后是壶樾;待炉盖边沿冒出微微青气时,加入一滴地乳液作为调和剂;滴入地乳液后,傅火有节奏地拍打丹炉,如同拍打不倒翁。

  整个过程没人出声,炼丹室内只有扔药材的声音,还有药液沸腾的声音,以及后期拍打丹炉的声音。

  他只炼丹,不讲解。

  按他的话讲,要点只讲一遍,剩下的是多看多练,能达到什么水平,全凭自己的悟力。

  不是他不肯讲,他的态度在这些丹师、大丹师中是最好的。

  减火,收火,丹炉还在继续转。

  开炉,九颗晶莹剔透的洗髓丹出现在炉底。

  傅火伸右手摄向货架上一个空丹瓶,丹瓶飞行过程中,瓶盖和瓶体分离,他左掌轻轻拍在丹炉上,九颗丹药呈直线飞出,一颗接一颗飞进丹瓶。

  动作很流畅,场景很梦幻。

  他眉头紧皱一下后舒展,“距离三级大丹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”

  潘云嘿嘿笑道,“师傅,您的炼丹水平,我们永远都望尘莫及。您是我们宗门最年轻的二级大丹师,想来很快会成为岱舜洲……不,璨星最年轻的三级大丹师。”

  说话间,他拿起丹炉,将里面的药渣移入自己的储物戒。

  看着他谄媚的样子,听到这声音,秦冕心里有种要翻江倒海的感觉。

  做人,还能这样的?

  傅火扭头看了三人一眼,“你们下一步准备炼什么丹,药材准备得咋样?”

  说出这话,说明他心情不错,准备给他们提供缺少的药材。

  秦冕和潘云都准备炼疗伤丹,李戡准备炼元能丹。

  待三人讲完后,他给每人两三株,秦冕得到两株。

  他接过药材,心中有些无奈,“这炉疗伤丹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开炉。”

  他缺月斛、芝琼、杷莲,傅火给了他芝琼和杷莲,就是没月斛,原因是他也没有……

  看到傅火大丹师要离开,潘云连忙跟在后面说,“师傅,我有个问题想请教您。”

  傅火嗯了一声,“边走边说。”

  见他们俩跨出门槛,只有模糊的身影,李戡笑道,“秦师弟,我的元能丹药材已经齐备,准备马上开炉。”

  不是交流、授徒,炼丹师炼丹时不喜欢有旁人在,这是赶人了。

  秦冕真诚地说,“祝李师兄今天顺利进阶二级丹师。”

  李戡哈哈一笑,“借师弟吉言。”

  刚走出丹堂大门,看到前方不远处快速走来三人,中间那个是唇薄嘴阔之人,他的眉头皱了皱,心中感到晦气。

  那人也看到了他,马上大笑着加快脚步,“哈哈,这不是我们镇远宗的秦冕秦大妖孽吗?三年半,境阶没有寸进;两年半,还没成为丹师,怎么忽然变得不妖孽了呢?”

  看到他漠然地盯着自己,那人嘴角挤到耳根下,“怎么,不愿意听真话吗?”

  秦冕冷笑一声,“毒费,至少我曾经妖孽过,你却一直很平庸。”

  毒费,今年18岁,踏入崇天境初期已两年,16岁前几天踏入的崇天境。

  毒费的老祖是宗门二十一长老,而秦家老祖是二十长老,都是元婴六重;秦冕有35岁的天才姐姐秦芷,毒费也有51岁的天才哥哥毒埭,现在境阶都是先天境后期。

  秦冕的大实话让毒费脸色狰狞,但马上指着秦冕哈哈大笑,“对,你曾经妖孽过,可现在只是一个废物。进不上阶,炼不出丹,你说废物不废物?”

  随后站在他面前俯视他,阴冷地说,“快回去照顾你姐吧,估计她今后再也不会为你找来药材了,你也可以安心地离开宗门去凡间。”

  说完,他张开血盆大口仰天桀桀大笑三声。

  秦冕瞬间慌了,没再理睬他,绕过三人,快步朝家里跑去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宝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开天鸿蒙诀,开天鸿蒙诀最新章节,开天鸿蒙诀 棉花糖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,与本站立场无关
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,请发邮件至,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。
Copyright©2018 宝书网